『想你』

 

[newtext title=’这才是真正的『想你』’]

《想你》这篇文章并没有根据,但是文中主角的内心变化是我对小喵的真实感情。

与小喵相识整10年,相恋3年,想爱5年,这8年同样没有根据,分分合合总会带走部分的时间。

我想表达一份爱,一份失去后痛彻心扉,想挽回却已沧海桑田,请珍惜每一个爱你的人。

平淡,没了激情,这也许就是每对曾走过一段路的情侣所要面对的一条沟壑,老喵与小喵一直在这条沟壑周围徘徊,而老喵也一直在搭设一座桥,愿桥完工时能与你携手并进。

[/newtext]

1234

 

音乐《用文字来离别》韩

贴图

J,做好了出发的准备了,不等F了吗?

嗯,我会想你们的。

当我被推进手术室时,脑海里回想起那天远处你自信的笑容,我知道,那是装的,你怕自己会忍不住哭泣,用自信掩饰自己内心的波澜。

这是你留学的第二年,而你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,我无从寻找,好像我的生命中曾经有过一个模糊的影子,而如今影子消散留下刺目的阳光。

我和大飞联系了,大飞说他也不知道,只是让我别在想了,J不会回来了。

冰冷的手术室,视野慢慢模糊,抵抗着,不忍闭上,我怕,怕再也醒不过来。

J,我想你。

音乐

贴图

嗯,我会想你们的。

离开的那刻我听到了破碎的声音,F带着通红的眼睛出现在候机口,我不敢直视,我怕,我要坚强。微笑着挥挥手,谁又知道,在消失在你们视野时,我多么想放声大哭。坐在飞机上,我哭了,各种回忆在脑海里浮现,我曾那么的快乐,曾有过的心跳,第一次牵手,生涩的接吻,撕心的痛楚,我们吵架复合,我们发誓永不言弃……

对不起,F,我又一次伤害了你。

我用一年的时间去忘记你,可刻进骨子里的印记是忘记不了的,留学的一年中我认识了很多人,有过很多的追求者,可每次都会拒绝,挥之不去的是你对我的好,你的一句宝宝乖。

两年了,我拿了全年的奖学金,我优异的成绩受到导师的青睐,我还是留了下来,淡了,原来爱情便是这样,时间能冲刷这一切,冲淡这段曾刻骨铭心的诺言。

我有了男朋友,一个韩国人,体贴而又温柔,我喜欢他做的菜,我喜欢他用韩语说“我爱你”我想我已经忘了你。

音乐

贴图

J,你知道吗?我已经买了房子,是你的名字,费了好大的劲才灌醉了你的老爸,合同签署的那天我心里好开心。

最近咳嗽越来越严重了,这次的感冒有点古怪,偶尔出现的恶心让我难受,你出国已经4个月了,4个月的时间发生了很多事,我们曾经去过的那家咖啡厅已经拆迁,因为城市繁华的需要,那里会建一个新地标,也算是新城区的开始。最后一天的营业时来了很多人,有陌生也有熟悉,交谈着,似乎没有发生什么,但其实大家都不忍去提起而已。老板问我身边的那位呢?我笑了笑,出国深造了,等她回来就看不到这里了。老板也就笑了笑,看起来很无奈。

我居然晕倒了,在大飞家,醒来后大飞问我咋回事,我摸摸晕倒时撞痛的后脑勺,“可能贫血吧“

音乐《我依然美丽》韩

贴图

今天是来美国的第五个月,也是我22岁的生日,好多新朋友来给我庆祝,我想你了,你还好吗?

我打了你的电话,却一直无人接听,我觉得自己好傻。

我试着打自己曾经的电话,提示已关机,还没停机,看着与你相差一位的号码,怔怔的发呆。

我去房间里翻了好久,却已找不到那张卡,有些失落,眼泪总倔强的在眼睛中积淀,逐渐模糊,溃坝而下,F,我好想你。

回不去了,我开始后悔当初的决定,伤害了你,我也遍体鳞伤。

音乐

贴图

今天是你的生日,我准备了你最喜欢吃的肉松蛋糕。第一个月的房贷已经交清,仿佛完成了一个任务,买了好多你喜欢吃的东西,红酒和蜡烛,也顺便买了瓶白酒。

手机显示一个陌生的号码,我在想会是你的吗?

刺耳的刹车声与喇叭声让我分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,腰上的剧痛却让我又无比清醒,红酒落地的声音是那么的清脆,犹如目送你离开时心碎的声音。

醒来后看到了大飞,这小子眼睛上全是血丝,看到我醒来,听到他呼叫着护士。原来那都是梦……

倒飞出去的那一刻似乎让我进入了一个梦境,梦里你飘然的长发被风吹散,笑容与眼睛定格了画面,我爱的J,你开心的在田野中奔跑,”F,来追我呀,追到我我就把钥匙给你。”钥匙!你说过你心里的那把钥匙,我得到了吗?你越来越远,想要追赶,却发觉越来越累,脚仿佛灌了铅,一步也挪不动,J,不要离开我。

车祸导致的多处粉碎性骨折让我不得不在医院待上几个月,看到大飞仍就通红的眼睛很疑惑,“大飞,咋还这样呢,我又没死。”捕捉到大飞躲闪的眼神,应该发生了什么。

”到底怎么了,我都差点死过的人,还有什么不能跟我讲的呢?“其实我天真的在想,是不是J知道了。

大飞看着我似乎下了某个决定,”F,接下来的事情比车祸更严重,我希望你稳定好情绪,你要记得你有个朋友叫大飞。“

”有那么夸张吗?好像我又马上要死了的样子“我开始紧张,再次确定自己身体各个部位都还在。

”F,医生给你做全身检查的时候发现你脑子里有个瘤,已经开始扩散,医生说得马上接受手术,如果再晚些就很难救治了。“

“脑瘤,大飞你别开玩笑。”看着大飞哭丧着脸,我假装镇定。

原来,我真的病了。

音乐

贴图

我终于拿到了今年的奖学金,一年的时间,我的自信得到了肯定,我说过一年后我会站在另一个高度,我做到了。校庆来了,我宣泄着自己一年来的委屈与疲惫。韩,在校庆时认识了他,风趣而幽默,温柔又体贴。我想,F应该已经忘了我,我早已不是他的宝宝,我也忘了他吗?

F谢谢你,Sorry Goodbye。

韩每天都会来我住的地方等我,开着他的吉普车带我穿过一个个街区。韩曾说,他有3辆吉普,不同的样式。我问他为什么不卖了它们买辆好的。韩说,this is my second girlfriend.

韩的贴心让我近乎忘记了F,他也从来没问过我的过去,与F的恋爱,总被F河流般卷走心里的一切,带给我包容与刺激。而韩却像海一般,带给我平静而温柔,包容我,无忧无虑。

我想,也许我的钥匙将会交给他,他会拿着钥匙打开我心中的那扇门,走向perfect marriage的大门。

音乐《opera》林志炫

贴图

秋天到了,枯黄的树叶给窗外添加了又一道风景,这应该是第三次化疗,每一次都觉得撑不过下一次,床边的花已经换过,仍旧是带着清香的茉莉,J,我已经在鬼门关徘徊了三次,我真的怕坚持不到第四次。我听医生和大飞说,他的情况不乐观,脑瘤不同与其他,他会忘记很多人。

忘记,怎么会,昨天还有个朋友来看我,前天也有,他叫……”?“

为什么我记不起来,明明记得,为什么!大飞,我怎么办,我是不是要死了!

今天是圣诞节,我偷偷的跑了筑竹广场,还记得这里是第一次亲你的地方,当时有个小姑娘跑过来说,”哥哥买朵花给漂亮姐姐吧。“你笑的好开心,说,”行,只要这位哥哥买99朵花,我就答应他一个愿望。“卖花的小姑娘看着我,我看着J,说:”这也没99朵,小姑娘,把你篮子里的花全部给我,看你姐姐还敢不敢笑话我。“就这么老套的买了一篮子的花。J看起来很吃惊,我让你闭上眼睛,把花一束一束的摆在广场中央,围城了一个爱心,而我站在中央喊你的名字,你跑过来,哭的泪人似得,我们接吻了。当音乐喷泉响起,所有的灯光仿佛找到了中心,我想,那会的我们会让多少人羡慕。

现在呢,冰冷的石椅似乎也在诉说着一个人的孤单。我想你,你离开的1年,我是多么的孤单。我的记忆正在逐渐模糊,我已记不起每天给我换花的她是谁,会是你吗,J?

未完……

 

音乐《再一次拥有》

贴图

突然被梦惊醒,梦中F就坐在床边,摸着我的头,说着些话,模糊,我想知道说些什么,却突然醒来。圣诞节的钟声响起,客厅里的Party也进入了高潮,而刚才我居然在韩的书桌上睡着了,背上的衣服证明韩来过。F,我又想起你了。今年的圣诞节你会是一个人吗?你的花又送给了谁。我承认,对你还是那么的自私。原来,我还想你。

门开了,韩用韩文唱着《圣诞快乐》推进来一个蛋糕,사랑해요 J ,看着面前微笑如大海般的韩,我哭着说了“Sorry,F is still.”

F,为什么你还是挥之不去。

 

音乐《被遗忘的悲伤》《Ave Maria》

贴图

我躲在病房的墙角,畏缩成一团,我要死了,病服仿佛毯子一般挂在身上,体重的缩减已经让我不像人,我被这个世界抛弃了,遗忘,记不起来看我的人,那些模糊的影子。

我是谁,我怎么了,你又是谁,谁给我换的花?

每天都会问这些话,每天吗?

医生,我还有多久?

“请相信我们,你恢复的不错,只要好好休息接受治疗……”

”滚,都给我滚!“我咆哮着,宣泄着自己最后的力气。

我都听到了,你们与那个叫大飞的已经说了,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是吗?

J是谁,为什么你没来看我,为什么我那么想知道这个影子是谁??

我要死了,我想……

音乐

贴图

电话中妈妈说想让我回来见个人,我问是谁,妈妈哭着说,算了,在国外照顾好自己。

可能家里发生了些事,打算过年回去一趟,这是出国的第17个月。

韩突然找到我说不久要回韩国,问我是否愿意陪他,与韩相处的5个月,韩对我的付出让我不忍拒绝,我也许真的需要爱。

收拾好了行李开始我的韩国旅。

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,通了也不说话,很郁闷,看号码应该是国内的,挂了电话便给妈妈又打了电话,问起是否家里发生了什么事,听妈妈电话里的声音似乎强忍哽咽,”也没什么事,有个朋友生病了,可能没多少时间了,昨天去看了他。“

不知道怎么安慰妈妈,生死并不是我们能把握的,我在想有一天我病了,还会有谁为我哭泣。

韩国带给我的是时尚的冲击,韩带着我去首尔购物,去釜山看海景,在济州岛吃我最喜欢的海鲜,穿着韩国传统服饰仿佛穿越到大长今的故事中。

韩带我去了他的家乡,很美的地方,韩国的特色小村庄,韩说,“其实一家人早就搬到了城里,现在这里只有奶奶还留在这边,奶奶不肯离开,奶奶是我最尊重的人,所以我带你给奶奶看看。”

其实“钥匙”还在,门还关着。

音乐

贴图

第五次化疗了,我想我会就这么死去,苍白的房间里福尔马林的味道是那样的浓烈,我如白痴般对着镜子傻笑,今天换花的人呢?

大飞说他是我的好朋友,几个陌生的人说他们是我曾经朋友J的妈妈与爸爸。J妈妈给我一个号码,说,“这是J的国外号码。”然后便别过头,哭泣。

住院的这些时间,聆听哭泣对我来说已经习惯,不管是同情还是悲伤,他们用这种方式宣读着命不久矣的诏书,失忆让我也习惯性的失去了悲伤的能力。人之将死,死亦空白又何来悲伤。

望着手中的电话号码,我已记不清J到底是谁,她也许只是脑海里影子中的一员,我试着拨通这个号码,或许还会记得我吧。

“hello……hello,你好?”J!!!

破碎的片段快速复原,空白的大脑瞬间被回忆填满,J,我爱的J,我曾经那么爱的J,你在哪,大脑的压迫,让我近乎休克,说不出一句话,记忆宛如刀片,切开了被病魔封闭的枷锁

啊!!!

我仿佛又听到了手术椅轮子极速滚动的声音,然后是手术室被关上的声音,医生索要呼吸器的声音,甚至我听到了死神呼唤的声音……

我死了吗?

映入眼帘的还是一抹苍白,我试着吹气,感受脸上是否已盖上白布。

呵呵,原来,我还活着,不带一点情绪。

活着又有什么用,死亡只是时间问题。

我还记得J,对,J,我想你

音乐

贴图【女性角度,女性角度,J是女人,J是女人】

要回国了,两年的时间变化了太多,我再也不是那个需要呵护的J,自信使我变的优秀。

妈妈说,“该回国看看我和你爸了,一出去就两年,可把我们想坏了。”

我说,”妈,我在美国交了男朋友,带回来给您二老看看呗”

妈妈突然沉默了,我叫了好久,电话却挂了。我很纳闷,妈妈从来不主动挂电话。

电话通了,居然是爸爸接的,爸爸说,记得回来带些特产,注意身体等就草草的挂了电话,心里突然有些莫名的失落,似乎妈妈不愿听到我交男朋友的事。

最近总收到一些莫名奇妙的邮件,署名是River,内容大致为一些他生活中的细节。附带很多照片,绿叶,阳光,露水,夕阳,天空……每次的最后一张照片都是雪白的墙壁。

我试着回复他邮件,却得不到回应,每次总会在早上6点钟收到,我把看到照片的想法用邮件回复他/她,并表示谢谢,虽然每次都石沉大海。

时间打磨着光阴,光阴又回馈着岁月,每天做完实验后便是与韩的单独时光,充实而快乐。韩卖了他的second girlfriend,他说,“One is enough。”用卖车的钱我们去了趟日本,看了最美的樱花,沿着北海道享受温柔的风。

这曾是F蓝图中的一站,J来了,可惜不是你。

音乐

贴图

天气好冷,我裹着大衣坐在新开的leo咖啡厅,还是那个老板,老板看到我很惊讶,只是问我怎么廋了那么多,我说工作太累了。

点了杯清水和卡布奇诺,坐在窗边仿佛在等一个人。

医生说我恢复的很好,瘤细胞基本处理干净,但还是要一年的观察期,复发的可能性虽小,但并不是没有。

大飞来了,带给我一些照片还有信,失去的记忆总要用些回忆引导恢复。不过大飞总刻意的避开提起一个人,她叫J,他不知道,我忘了所有却还记得她,让我撕心裂肺,让我坚持要活下来的那个影子。

我对大飞说,”待会陪我去趟J家,我想去感谢他们。“

大飞愣了一下,”原来你还记得,看来你小子失忆是假的嘛,害我还费劲的去隐瞒,要不是你刚恢复,我铁定揍你!两年了,你还真是寻死寻活了两年“

外面飘起了雪,小朋友开心唤这妈妈观看,多么普通的一件事在小朋友的眼中总是如宝石般的新奇,开始的新生活又会是如何。

音乐

贴图

妈妈突然打了电话给我,把我从睡梦中惊醒,妈妈说,”今天家里来了客人,非常高兴,所以打个电话给乖女儿,啊哟,你看我高兴的忘了,宝宝那边还是凌晨吧,你看妈妈这事做的。”

第一次在电话里听到妈妈这么开心,如果之前的每次电话都覆着阴霾,那现在妈妈那边一定拨开了云雾,“妈,到底什么事让你那么开心,我很不得马上飞回来跟你分享。”

“傻闺女,在外面好好的读书,妈啊今天做了一桌的好吃的,好了,不说了,我得去招呼了,下次啥时候回来记得打电话。”

”老婆子,你磨磨唧唧干嘛呢,酒呢?”

”唉,来了来了,嘟嘟嘟嘟……“

满头的雾水,挂了电话才意识到好像妈妈也没提是什么事,又是哪个客人,脑海里似乎也想不到到底哪个客人的到来会让妈妈忘记时差。

带着疑惑进入睡眠,明天便是今年最后一次考试,也是最重要的考试,学分已全部达标,考试结束后又会是一个新的舞台等着我。

晚安,老妈。晚安,韩。

音乐

贴图

J父母的热情让我很是意外,虽然还是有点小拘束,但最终敌不过大飞的大大咧咧,气氛马上就变的融洽。酒有时候真的是好东西,可以让自己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说出平时不敢说,不想说的话,我不能喝酒,大飞自然替我顶了,后来大飞醉了,我成了倾听者,倾听来至大飞的委屈,倾听J爸爸的感触。

”J叔,我跟你说,F这次能熬过去,那真的是老天有眼,你看多好的一人啊,你说是吧,说实话,我就这么一个兄弟,他死了,我估计也够呛。“大着舌头说完这句话,大飞又给J爸倒满。

”今天F跟我说要来谢谢你们,我就在想,完了,完了,这茬不会想起什么了吧,果然,他还记得J,你说之前把我都忘得一干二净,凭啥还能记得J呢,我求爷爷告奶奶才让他重新认识我大飞,你说这没良心的家伙,要不是医生不让喝酒,这回铁定罚他两杯。J叔你说是吧!“大飞也许是醉了,也许是想挽回点什么,但我知道,两年的时间其实已经冲淡了好多,不管是友情,还是爱情。J爸直接与大飞喝光杯中酒,看着我,似乎想从我这里得到些信息。

”F,当初是我不对,我一手安排了这件蠢事,既然大飞都说的这么开了,我也就不隐瞒了。”

听到J爸的这句话,我突然开始慌了,我是怕知道最后的真相,还是怕心中最后希望的破灭。

未完待续-《想你》

文 / past
LEAVE A REPLY
lo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