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你所在乎的我》更新2014.06.27

wallpaper-588182

点击阅读模式

往期更新:

2014.0325     2014.0404     2014.0424     0426.剧情相关     2014.0505    2014.0604


[hermit auto=”0″ loop=”0″]songlist#:1769057470[/hermit]

阿嫂把我叫到房间里的那天,老喵的一个朋友从国外回来,老喵说,有戏!

郑景出现的那天雨下的很大,老喵正带着我们准备去新开的日本料理。接到一个电话后老喵直接在单行道上急转弯,我和kitty脸都吓白了。离机场平时要30分钟的路程,老喵十多分钟便开到,我从没见过老喵这么激动。下车后老喵雨伞也不打就直接跑过去,远远的看着老喵的背影,因为下雨,对面笑着的那位看不清楚,看着他们在机场门口抱在一起,片刻后老喵扛着行李箱便往车这边跑,后面一个人也跟着跑过来,直到他打开副驾驶门,才看清他的样子。第一反应就是好白,头发湿了,雨水以好看的弧度从脸上滑落,“嘿我说陈胖子,你来接我好歹带个伞行不,有没有点诚意呢,panda Chen?我好歹……额,beautiful girl,你好,我叫Jessie,中文名字郑景。两位美女怎么称呼呢?”

“jessie,杰西,你是女人吗?我说郑景你上次不是jerry嘛,怎么又换口味了,哈哈。这是我的好朋友郑景,这两位呢是我的女性好朋友,kitty and lily。”老喵指着我又说:”你可别打lily的主意,不然我扁你。“

“老喵,别老给我的凉奈乱起英文名字,你再瞎取我以后就叫你big cat。”kitty愤愤的说。

“哈哈,big cat 不错,继big panda后,你丫又多了个名字。”郑景附和道。

老喵无奈,拿了张毛巾丢给郑景,顺便拿了张开始擦自己的头发,雨越下越大,反正人到了,就先不开车,我跟老喵说,等雨小点再回去吧,雨太大,开车很危险,老喵看了看郑景,郑景耸耸肩:“反正没事,聊聊天呗。”

其实,lily很好听……

雨水冲刷着原本嘈杂的世界,让它只发出一种声音,我很喜欢听雨,雨落下时义无反顾,假如我如它般洒脱,又何来解忧之说。

纷扰的社会让身上沾染上厚厚的浮尘,如何洗涤?或聆听一首空灵的轻音乐,或来一个说走就走的旅行,或在阳台用檀木轻梳如瀑的秀发,或在山顶放肆的宣叫……

宣泄过后便又一如以往让尘埃落定。

一天过一天,一念复一念,老喵如魔咒般占据着内心孤单的部分,我时常偷偷的把你找出来看看,对着你发呆,对着你说话,喜欢真的不用太过复杂,不用经过安检,不用发表宣言,只需要默默的在心中最需要呵护的位置让给你,或许哪一天,你真的会进来……

“lily,lucy?发什么呆呢,老喵有我帅嘛,看老喵被你盯的脸都红了哈哈。”郑景的话让我脸瞬间发热,我看到kitty看着我,然后抓着我的手,靠近我的耳边说了句话,“老喵的脸比你还红。”

”呸呲。“我笑着又看向老喵,果然老喵故意去系安全带,可以看到好看的侧脸好红。其实到现在我还不明白,为什么kitty这样的一句话就改变了我,让我不再困惑对老喵的喜欢,同样不在祈祷得到老喵的喜欢,爱情本该如此的简单,其实说出爱与不爱又如何,不过是多个人,多个念想,能见到,能感受到对方的关心,能在晚上想着一个人安然入睡,老喵是个无私的人,对每个人都会有一样的好,至少无论何时我都能收到和kitty同样的关心,冷了会脱下衣服给我们盖,热了会给我们买冰淇淋,累了会给我们洗脚,哭了会分别借给我们一个肩膀,恼了会给我们安排惊喜,这就够了,大众情人,这该死的老喵。

”出发了呢。“老喵说完发动汽车,”景儿,安全带系好。“

”……“郑景

到了阿嫂家,阿嫂已经在院子门口等着,郑景第一个下车,看到阿嫂,便跑过去抱着阿嫂,阿嫂似乎还没反映过来,郑景松开阿嫂说:”阿嫂,我是小景,就那和阿晨穿同个裤衩的那个。“

郑景脸上都是眼泪,离开有10年,变了世道,而不变的是小时候的记忆。

”景儿啊,你去哪了呢,都长这么高了呢,刚才晨晨给我电话说让我做桌好吃的,我就想是不是苏焕回来了呢。“

”苏伯伯?“郑景回头疑惑的看向老喵,老喵走过来摇摇头示意待会在解释,然后和郑景一起扶着阿嫂进去,”阿嫂,景儿回来了,给你买了你最爱吃栗子。“

我和kitty跟在后面,每次听到阿嫂叫苏伯伯的名字总让人觉得辛酸。满满的一桌菜,阿嫂很开心,一个劲的给郑景夹菜,而老喵则负责给我和kitty夹菜,郑景说了很多在国外发生的一些事和这些年是怎么过的。阿嫂只要一激动就容易混乱,中途时常听阿嫂提起苏伯伯,郑景也知道苏伯伯早就去世了,便在每次说到苏伯伯时郑景便给阿嫂夹菜,然后默默的听阿嫂讲完。

吃完饭,郑景和我们爬到房顶,老喵负责帮阿嫂收拾。雨后的空气无比清新,郑景怕我们无聊便给我们讲老喵小时候的故事。

Panda chen小名叫晨晨,我是8岁那会搬家到晨的隔壁,那时候的晨相对同龄人非常壮,我比较瘦小,经常给人欺负,而每次晨都拉着我去找欺负我的人,说要帮我报仇。所以那会打我的人都会被晨堵在放学的路上,免不了一顿暴打,当然也免不了叫家长去学校。晨胆子很大,属于天不怕地不怕的那种,我每次有好吃的都会带给他吃,后来他还怪我让他变胖。晨有个妹妹,不知道和你们说过没,有个非常好听的名字,叫晨希,晨说希望给她更多的爱,但可惜,在我出国之前都未再见到她,出国后也曾问晨,晨希有联系吗,每次晨都说,看缘分吧,唯一的亲情老喵肯定定不会看的那么淡,四处打听都没有消息,唯一知道情况的阿嫂生病后便一同失去和很多记忆,如果能找到她,晨的心结也就解开了。这次我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帮老喵调查老喵父母还有晨希,解开尘封已久的过去。

“郑景,你是做什么的呀,私家侦探。”kitty打断他说。

“额,怎么说呢,如果你叫我私家侦探jessie也不错,Shamus jessie 很赞!真実はいつもひとつ(真相只有一个),嘿嘿,”郑景看着kitty故作深沉道。

“你应该是律师!”因为我的确在他的身上发现很多律师的特征。

“lily,你怎么看出来的。对,我是律师,北京大学法学专业。是不是很帅。”郑景故意做了个拿法律书的动作。

“额,刚才你电话响了,我不小心看到来电人叫李小姐(原告)-0412。”

“怪细心的,这次回来不做律师,还是说说私家侦探的事,我觉得要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,其实还得从老喵自身开始调查。得先……”

“谁要调查我呢,假正经,你又在胡扯什么?”老喵不知什么时候也爬了上来。

“额,这不是为了你的晨希嘛,这么多年了,你一点眉目都没有。我算算,到现在应该有12年了。”

“我倒想查,但记录就这些,能找的我都找了,最后一个消息就是去北京治病,然后所有的线索都断了。”老喵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下说,“凉奈,阿嫂让我叫你,说有些话要跟你讲。”

“叫我?”我看向kitty。

“去吧,没准要给传家宝什么的”郑景开玩笑说。

“嗯,我陪你一起”kitty明白我的意思。

阿嫂的房间亮着灰暗的灯,推开门,阿嫂看到我后,便招手让我进来,kitty并没有一起,而是给我们关上门。

阿嫂拉着我的手,看着我,让我觉得有点慌。

“凉奈啊,你觉得晨晨怎么样?“阿嫂突然问我。

突然听到这个,脸瞬间红了起来:“他很好,也很受欢迎。”

“晨晨很乖,我看的出来,你喜欢他,虽然我有病,但我能从你每次看他的眼神中看出你的爱慕。”阿嫂看着我说。

被阿嫂看透后,突然觉得好想哭,鼻子一酸,眼泪便一发不可收拾流出来,阿嫂把我拉到她的怀里,轻抚着我的背,而我开始放肆的在阿嫂怀里哭泣。车上调节好的心态又一次可怜的崩塌,我需要哭一次,对于不敢表露的爱,能宣泄的哭一次对我来说是最好的,阿嫂像母亲一样抚摸着我的背,哭了一会,心里淤积的痛楚一桶宣泄出来,起身望着阿嫂慈祥的目光,懂得,爱过的人对爱是非常敏感的。

阿嫂让我坐到她的身边,对我说:”我想让你做晨晨的女朋友,你原意吗?“

我有点不知所措,我的确爱老喵,但有些事并不是一句话就能实现,“晨有喜欢的人,阿嫂,我能每天看到他就非常开心。“

阿嫂听后便沉默了,从阿嫂的眼神中我看到那对一个人的思念。因为担心阿嫂犯病,便抓着阿嫂的手又说道,”阿嫂,你知道晨希的事吗?“

“晨希?你说小雨吧,嗯,小雨是晨晨的妹妹,很乖的一个小姑娘,可惜……“阿嫂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。

“晨老提起她,但很少人知道她的事。“我故意说道。

“去老家看看吧。“阿嫂似乎累了,看着我又说:”凉奈,晨晨其实很孤单,晨晨需要一个人。”

说完,阿嫂便露出了疲惫,扶着阿嫂躺下,盖好被子后便出来,kitty在门口等我,看到我出来便挽着我的手,什么也没问。

老喵送我们回到了咖啡店,看着老喵离开的背影,问自己,他会带给我温暖吗?kitty,你会爱老喵吗?


老喵很孤独吗?谁能相信每天总带着傻笑的老喵也会孤独,kitty说没见过这么傻儿的人,一个人坐在办公室会傻笑,前几天kitty去老喵公司送咖啡时在楼下就看到老喵傻笑,老喵告诉kitty,他笑点低,看到一些小动物的gif都会忍不住笑,kitty看了老喵所指的gif后面无表情……

几天后郑景来到咖啡店,也带来了第一手资料,文件袋上印着大大的绝密二字,我笑着问郑景,是不是谍战片看多了。郑景一本正经的回复我,凉小姐,请注意你的言辞,万万同胞的身家性命都在这份文件袋中,我会是党国的英雄。正在喝咖啡的kitty直接一口喷出来,然后不断的咳嗽,一脸无奈的郑景看着我,“凉奈,kitty,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党国的英雄吗?“说完开始擦拭脸上的咖啡。

Kitty终于停止了咳嗽,我接过郑景递过来的“绝密”资料,打开后是一些老照片还有几份书信,郑景指着信说:“这是在panda陈二叔家找到的,还有照片。“

“你怎么找到这些的?我记得老喵二叔很凶!”我回忆起第一次去老喵二叔家,他二叔正在训斥他儿子,嗓门特大。

“二叔好酒不知道啦吧,我郑景舍生取义,用珍藏灌醉了二叔,然后费了老半天找出来的。”郑景拍了拍胸脯说。

“你这是犯法的知道不,跟小偷一个性质,被他知道了,你就完了。”kitty提醒道。

“没事,现场都整理的很干净,不会留下任何马脚。”

我打开泛黄的信纸,娟秀的一段文字映入眼帘,

这些年,流离在外,颇有不易,其中痛楚,唯有自知,分离之时,犹如昨日,三年之期已到,叔可否代心儿问于掌族,陈言雨受疾,身体一日不如一日,望叔给予相助,心儿已怀陈家骨肉,在此,心儿便多嘴一句,言雨从未做过有愧对家族之事,如今受罚,犹有不公,雨之品性,叔自知之。如此,叔勿怪,望叔留心,心儿谢过。

文字中透露着那一抹无法改变的坚韧,犹如阿雨般坚强,阿雨曾说,只要不是要命的事,其他都好说,得过且能过,困难总会在你坚持中解决。可如今,阿雨“坚强”的躺在病床上,听着仪器滴答滴答声,虚弱的浮动着,好像随时都将以平缓的一长串“滴”坚强的离开这个世界……突然想哭

Kitty也收敛了脸上的微笑,似乎也想到了阿雨,抬头看到我在看她,然后放下信,走到柜台开始煮咖啡。郑景似乎也感受到气氛有些不对,环顾后便继续看信与相片,也不再说话。

接过kitty的咖啡,喝了一口,苦涩,特别特别的苦,让我忍不住掉下了眼泪,我背过郑景,找了个位置坐下,kitty也来到身边,“凉奈,你说阿雨还会醒来吗?”

我怒视着kitty说:“阿雨一定会醒来,等她休息够了便会醒过来!”

Kitty听完便将她手中的咖啡递给我,拿走了我喝过的咖啡。

我总会在某些时候暴露出我的懦弱,我怕失去身边的任何人,因为我身边真的已经没有多少朋友,又喝了一口温热的咖啡,没有了苦涩,甜味通过味蕾刺激着波动的情绪,我又笑了,谢谢kitty,这是否是所谓的先苦后甜……

Kitty见我又恢复了微笑,便回头又笑着问错愕中的郑景,“毛利小五郎,有线索了吗?

郑景愣了一下,也怒视着kitty,”请叫我柯南!这些信大概是24年前的,这个照片上的女人应该就是panda陈的母亲,至于边上那个男的太模糊,暂定为陈的父亲,信的内容有多次提到要返回家族,这跟我之前推算的流放有些许类似,那个年代发生的很多事并不是我们所能理解,何况生活在一个封建家族。陈的老爸犯了错被驱逐出家族,三年之期允许回来,但是发生了其他的变故,并没有回来。虽然剧情有点狗血,但暂时也只能推算出这些,还有那时候陈的母亲已经怀孕。“

Kitty眯着眼对郑景说:”拍戏吗,《情深深雨蒙蒙》呢“

郑景耸了耸肩:”反正就知道这些,后面还有很多事要做,我得先撤了,哎,我说kitty小姐,你这店长咋当的,我说了半天一口水都没得喝,不行,我得赖会再走,这杯咖啡我喝了。“说着拿过kitty手上那杯我喝过的苦咖啡。Kitty想阻止,可惜郑景直接一口闷,我捂着嘴,kitty则机智的躲到郑安后面。

“咕噜。“没有预料的喷出,郑景硬是直接吞下,不知道该说幸运还是悲剧。”啊!!这!什 么 玩 意 !“吼完跑到后台。

咖啡店里其他客人都被这凄惨的吼声吸引,kitty走上前说道:”没事,没事,刚才这位先生对本店的意大利特浓咖啡很是喜欢,在座的各位也可以试试哦,特浓特香,丝滑感受。“kitty顺便打了此广告。我则在一边笑的不行。郑景满脸湿漉漉的出来,刚好听到kitty的广告,又看到我似乎快不行了,便郁闷的跟服务员打了招呼便出了咖啡店,一个小插曲,吹散了一层雾霭。

8 COMMENTS
  1. 2014/06/05
    Maya

    故事很长哦

    • 2014/06/05
      Meow
      @Maya 嗯,会有好多后续。
  2. 2014/06/05
    豆拉

    博主的故事很有感、

  3. 2014/06/10
    香港虚拟主机

    但愿每一个人都有一个美好的故事,美好的开始,美好的结局,美好的生活一辈子。

  4. 2014/06/11
    快乐淘

    有时候感觉故事就是生活的再现。

    • 2014/06/11
      Meow
      @快乐淘 谁说不是呢
  5. 2014/06/11
    旅行者

    人物之间对话情形描写的很到位

    • 2014/06/12
      Meow
      @旅行者 其实好多欠缺,只能按自己的习惯续写,非常感谢你的评价哦~
LEAVE A REPLY
lo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