喵蜜坊

%e4%b8%80%e4%ba%ba%e4%b8%80%e5%96%b5%e4%bb%97%e5%89%91%e6%b1%9f%e6%b9%96

第一章 喵祖

自喵祖开辟喵蜜大陆以来,已经过去三千年,这三千年里,大地万物……中的一部分一直供奉着喵祖像,传说大能喵祖三千年前与四大神兽在神兽排名意见上有出入,前去讨说法,原因是四大神兽不承认喵祖一脉确为神兽,不将其纳入排名之内,喵祖一怒之下,大打出手,无奈毕竟神兽方以多欺少,被四大神兽联合压制,负伤离去,遁走前留下一句话,他喵的,连鸡能成神兽,为何老喵不行!!!至此,与神兽方,额,准确的说是鸡……神兽凤凰方结下了梁子。

这次玩的比较大,虽然侥幸跑了出来,但最后的嘴炮还是付出了点代价,凤凰给出的真命之火,那可是涅槃之火啊,烧了喵祖半身的毛,那可是贵族喵的象征啊,这只鸡怎么可以这么凶残!烧成这熊样,喵祖也不大好意思回喵族搬救兵,便四处游走,寻找能恢复喵毛的灵药。

后来,喵祖想了想,神兽方提到过,要想成为神兽,该族群必须有过一段修行之路,而且必须从下界开始。喵祖生来骄傲,族群也算是上界的大族,但论修行,似乎是几万年前的事,按理说,能发展成那么大,肯定有祖先一步一步修行上来,为啥之前都没有入排名呢?看来这是个迷,而现在下界还有没有喵族还有待考证,没有喵族也白搭,打也打不过,唯一的机会也等于没有,真心操蛋。

下界通道早已关闭,要想下去唯一的机会是中原的荒芜之地,这地方邪乎的很,虽叫荒芜之地,可一点都不荒芜,反而密林丛生,据说也有神兽隐居于此,而且专吃迷路至此的活物,甚至神兽也不放过,喵祖不敢下去,毕竟族里最帅的就是他了,算是个门面,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,对整个族群都是个伤害,思前想后,还是回去跟老头子们商量一下吧。

回去也是个麻烦事,一身帅毛烧成这样,肯定丢喵脸,所幸到杂货铺淘了个斗篷,你别说,穿上后,感觉整个人都隐蔽了,做喵啊,还是低调点好。杂货店的老板是只鸡,说实话,真想拉到角落扁一顿,毕竟烧成这样都是他老祖干的,但想想,咱毕竟身份在这里,欺负鸡毛的族人始终不光彩,便钱都没付遁走了。

回到族群,欢迎仪式还是比较隆重的,大长老们也都出来迎接,毕竟辈分放在这,大家还都是懂事的,几个大长老同时出手还是比较少见的,然后喵祖就被关了禁闭,喵祖并不知道族规中有禁止与外界神兽亲密接触,但喵祖还是觉得不过是到鸡毛那买斗篷没给钱而已,有必要那么大动干戈么!!!

虽然喵祖也没少被禁闭,但那份孤寂还是那么的难熬,族群禁闭地在宝殿的后山,有说是祖先们的修行之地,后来因为血脉传承,渐渐喵族中就不需要再做过多修行便可在上界立足,修行也就变的没有必要,不过,像喵祖这么跳的,还是比较少的,找各方大能打架才是他所想做的,为此,长老们也不知道给他擦了多少次屁股。

后山是个好地方,喵祖禁闭之初由于过于无聊,便在后山开始发泄,没想竟然炸出一个山洞,清理洞口发现两扇紧闭的青铜大门,大门外表被两条霸气蛟龙盘满,两只铜锁挂于蛟龙鼻子上,而且龙他喵居然还是活的,往外喷着气,喵祖胆大,敲了敲门,蛟龙眼睛突然睁开,那么大的四个眼珠瞪着喵祖,喵祖当时差点被吓尿,没听说祖先跟龙族还有一腿啊,这被龙族发现了必将以玷污龙族威严被腰斩,因为这两条龙后半身均被大粗链条链住,锁扣穿身而过,锁龙啊,哪个老祖能干出这么牛逼的事!?

挖出当天没敢再碰,被龙瞪还是第一次,喵祖需要缓一缓,第二天,喵祖实在好奇,受不了,大早上的就来到洞口,拿根竹子就往蛟龙鼻孔里捅,那条龙本来睡的好好的,突然觉得鼻子痒,一个喷嚏打出,那声音,差点把洞给封了,眼睛睁开发现啥也没有,便继续睡觉。但喵祖可掺了,被一个喷嚏喷到对面山体,这个喵身陷进数仗,感觉骨头都要碎掉,好歹也算是个大能,被一个喷嚏差点干掉,这个脸丢大了,勉强爬回洞口,看那两只蛟龙还在睡觉,这次不敢在招惹他了,便四处再找找,看有没有钥匙什么的,一圈找下来,啥也没有,喵祖想想,不行,这钥匙肯定在龙哥鼻孔里,要不要跟他商量下,没准能问出什么,便轻轻的敲了敲门,喊了句:龙哥,醒了没,问你点事。蛟龙喷了两口气,睁开一只眼睛,看了看喵祖,又看了看四周,便闭上眼睛,继续睡觉,没搭理喵祖。唉呀,我这暴脾气,喵祖当时就不干了,抄起最大的一块石头就往上面丢,大概是鼻孔目标比加大,巨石嗖的一下被丢进这个黑洞洞里,巨龙眼睛突然睁的老大,满眼血丝,然后再一口喷嚏喷出,整个洞口瞬间被清空,碎石乱飞,打完喷嚏,蛟龙还在喘气,哈喇子流了一嘴。任谁鼻子里被丢进一个大石头也不好受,喵祖这次位子站的比较好,刚好在龙下面,躲过了喷嚏,却被口水给淹了,那味道,龙族不刷牙么?

甩干身上的口水,喵祖便再次敲了敲门,龙哥,问你个事呗,你这门咋进?

蛟龙反应过来,看了看四周,因为长时间的休眠,眼睛已经被一层隔膜覆盖,基本啥都看不见,现在洞口被彻底炸开,光线得以进来,隔膜渐渐融化,满满附上一层红光,咦刚刚好想有东西挑战龙的威严!

过于渺小的喵祖实在不被看到眼里,只听到其中一只蛟龙说了句:大哥,这洞咋开了。

喵祖抬头看看,大哥大概是那个打喷嚏的,现在似乎还在抽泣,依然满眼血丝,看来鼻子里进石头的确不好受,“龙哥,是我开的,我开的!”

“咋开的?我哪知道,刚鼻子进了个东西,打了个喷嚏。门开了,就是时间到了,看来两万年期限到了!”

两万年!我了个喵,两万年前不是喵神风先祖怒干神龙的时间么,这不是喵族骗小孩的故事么,难道是真的?!喵祖很震惊,然后想想,管他是谁,先问问能不能帮开个门,淘宝要紧。

喵祖忐忑的再次敲了敲门,“龙哥,那个,能帮忙开个门吗?”

两只龙的视力已经恢复,听到这微弱的声音,也就看到了下面的喵祖,眼睛再次瞪了老大,而且满脸惊恐(关于怎么看出满脸惊恐,因为龙鼻子上的几根须都炸了,对炸开了)

“神风大侠,我们在此守护两万年,你这不会又来封印我们哥俩吧?”其中一只龙弱弱的问到。

哈,认错人了,神风大侠,哈哈,对对,我是神风大侠,有机会装逼不装是傻喵。

喵祖故作飘逸,后退一步说道:“尔等在此守护两万年,确实幸苦,此次前来并不是为了封印二位,敢问可还知钥匙在哪。”喵祖干脆冒充神风先祖,虽然很傻,但还是满爽的。

“钥匙?您让我们守护这里,并没有给我们钥匙啊,钥匙应该在神风大侠您自己那啊。”大哥龙回答道。

“哦哦,大概时间太长,我也忘了,咳咳,大概是这样……”喵祖不淡定了。

推翻,完结。

LEAVE A REPLY
loading